• 興銳達快報
  • 相關品牌
  • Allen-Bradley
  • Indramat
  • SIEMENS
  • Schneider
  • MOTOROLA
  • XYCOM
  • Ovation
  • dell
  • ABB
  • FOXBORO
  • Honeywell
  • Rexroth
  • GE FANUC
  • OMRON
  • HP
  • SEW
  • YASKAWA
  • YOKOGAWA
  • KUKA
  • LENZE
  • 商品人氣排行榜
  • 1C31233G04
  • 品牌:Ovation
  • 價格:7560
  • 1C31227G01
  • 品牌:Ovation
  • 價格:8640
  • Pc PCNAU504 Adapter Isa
  • 品牌:其它品牌
  • 價格:1
  • IC200MDL241B
  • 品牌:GE FANUC
  • 價格:1

知名風投人解讀工業4.0:需四大關鍵技術支持

[發布時間:2018-4-4  瀏覽次數:1368 次]
 

知名風投人解讀工業4.0:需四大關鍵技術支持

網易科技訊4月4日消息,據福布斯雜志報道,巴里·埃格斯(Barry Eggers)是硅谷少數在該地區長大的風險投資家。在他小時候,硅谷還到處是果園,沒有現在這么多的初創企業。埃格斯曾在思科公司(Cisco)并購部門工作過,在他任職期間,思科業績非常出色。在短暫的私人股本投資之后,埃格斯和幾位同事于2000年創立了光速創投公司(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埃格斯比較感興趣的領域包括工業4.0(Industry 4.0)。這個詞匯主要用于描述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同時暗示制造業的第四次變革浪潮已經到來。這個行業特別有趣,因為它匯集了大量的技術趨勢,如數據、分析、人機交互和數字物理轉換等。埃格斯日前接受《福布斯》雜志專訪,解讀了這一趨勢,以及其更廣泛的應用意義。

采訪摘要如下:

問:工業4.0是你所在公司關注的重點話題。你能解釋下這個術語,并提供些有關該領域技術趨勢的洞察嗎?

埃格斯:從廣義上說,工業4.0是制造業的數字化。它被稱為工業4.0的原因是,許多人認為它代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是蒸汽,第二次是電氣化,第三次是自動化,第四次則為數字化。有些人還把它稱為制造業的網絡物理系統,我們認為這其中蘊藏著巨大的機會。

有四項關鍵技術支持工業4.0。首先是數據、計算能力和連接性的結合。隨著這一趨勢的發展,我們看到電腦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便宜,我們可以把它們放到任何東西上。云端的計算成本和網絡成本已經接近于零,因此傳感器的使用和監控物理環境和運行分析能力變得非常便宜。

第二種技術是分析和智能,目前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AI)正在取得重大突破。第三種技術是人機交互。即使有了自動化,人類也不會完全走開。通過觸摸界面、語音接口、增強現實(AR)和虛擬現實(VR),人類更容易與機器交互。其中,我認為AR將在這里發揮巨大作用。

第四種支持技術是數字物理轉換。它實際上就是允許你快速創建東西的技術,比如多材料3D打印。這些技術的結合將改變未來10到20年制造業的發展方式。

問:你不僅在創業社區有深厚的人脈,而且還花了大量時間與大公司的領導者——首席執行官、首席技術官、首席運營官打交道。你認為工業4.0技術的采用會有多快,特別是在大型組織中?

埃格斯:工業革命需要時間。你必須看看需要更換的機器和設備的數量。隨著蒸汽機的出現,一切設備都必須更換。而電力出現后,幾乎很少有設備需要更換,因為它只是用電取代了蒸汽。隨著自動化程度的提高,有些估計認為80%到90%的機器必須更換。

現在,隨著工業4.0革命的到來,專家們認為40%到50%的機器將不得不更換或升級。這主要是圍繞著用傳感器升級機器,并與之建立連接,這樣它們就能變得更智能化。

問:我覺得有趣的是像特斯拉這樣的數字原生代,他們在老工業中經營著新業務。但是他們是用數字白板來創建的,因此他們選擇了利用處理器和技術來對對抗老牌汽車制造商。你如何看待那些老牌企業應對這些新公司的挑戰,這些新晉者沒有債務、傳統文化甚至思維方式的約束?

?

埃格斯:我認為這是由生產力、智能以及減少停機時間所驅動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將受到競爭威脅的驅使,既包括采用工業4.0技術的現有競爭對手,也包括新進入者。特斯拉是一家以這些理念為基礎建立工廠的公司典范。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Zume Pizza,他們正在用機器人制造更便宜、更快的比薩。不說披薩的味道,他們做的的確很好,制作這些披薩的成本很低,而且能讓它們得到消費者的青睞。將來會有大量的例子,人們會意識到這樣做效率更高。

問:你覺得在這個領域投資怎么樣?

埃格斯:我們是傾向于特定主題的投資者,而這是我們的新主題之一。我們期待著這些技術和趨勢崛起,我們認為將會有商業和消費需求。在工業4.0革命中,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將會對制造業造成巨大顛覆。傳統上,風險投資家和初創公司對向制造企業或工業公司出售股份并不感興趣。這是因為后者規模龐大、效率低下,而且通常具有較長的銷售周期。關于工業組織的好消息是他們有很多錢可以用。當他們成為你的顧客,就會是最忠實的客戶。而他們往往是像甲骨文、SAP和其他大型IT企業的客戶。

當我們談到工業4.0時,它開始為創業公司打開機會,這就是我們感興趣的原因。有大量的資金追隨這些大型IT供應商,并會隨著時間推移而轉向規模較小的初創公司。舉例來說,美國70%的勞動力沒有坐在辦公桌前,所以他們在辦公室里無法接觸到電腦。他們在現場、工廠或者其他地方工作。問題是,我們如何將生產力工具帶給這些人?我們如何幫助他們在工作中變得更好、更有效率?

這就是我喜歡把握機會的方式。我認為風險資本家和私營公司將會慢慢轉向工業公司。我們會看到更多成功的創業公司被出售給工業企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投資會越來越多。然而,我們目前依然處于早期階段。

問:你在這個領域投資了哪些項目?

埃格斯:我們投資了名為Parsable的公司,這是一種面向工業工人的移動協作工具。通常,設置程序和日常工業工作流程在物理上都有文檔記錄。Parsable允許他們做的是把這些程序和工作負載解析成最基本的元素,然后在任何移動設備上運行和部署,這些設備有文本、語音、圖像和視頻功能,人們都知道如何使用。

當你是一名工人,需要運行一個程序時,這個可應用程序會告訴你需要做什么,什么時候需要做。它將提供視頻和圖片,并附上文件以提供進一步的細節。工人可以用視頻或圖片記錄這個過程,如果有問題,他們也可以與公司內外的人合作解決。這是一個重大轉變,因為所有這些都可以被測量和跟蹤,你擁有所有數據。

你可以使用這些數據來理解哪些流程和步驟能夠帶來最佳性能,提高生產力。然后,可以將其反饋回流程中,并繼續循環迭代和改進它。Parsable現在正向石油和天然氣等行業中使用移動平臺的大型工業企業出售服務,他們為那些想要定制和個性化制造的制造企業提供靈活的平臺。

問:你提到光速創投公司是一家基于主題的投資公司。當我想到我們討論過的技術,如物聯網、分析、機器人技術、AR技術、AI等,這些都應用于制造業之外。我相信你和你合作伙伴正在考慮將這些主題應用到不同的行業,你們如何共同研究這些趨勢以及它們在各個行業的適用性?

埃格斯:我們總是試著在那些正在獲得動力的主題上相互探討。這不是在挑選某個公司,而是如何選擇正確的技術趨勢。因為我們這樣做了,我們有很多合作伙伴也會致力于這些趨勢。當我們選擇正確的方法時,我們就會圍繞這一波技術潮流來構建企業集群,而集群的效果要好于平均水平。例如在存儲領域,我們在2007年對閃存公司進行了第一次投資。此后,我們了解了將要發生的事情以及它在企業中使用的速度。?

?

我們不考慮公司,我們更注重主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考慮的是:“整個工業4.0的主題如何應用于不同的技術和投資組合中?”一個有趣的例子是飛行汽車公司。我們意識到他們的制造方式可能適合于類似于Parsable這樣的公司。事實上,已經有一家飛行汽車公司正在使用Parsable作為它的制造平臺。這些東西跨越了主題和技術,我們不喜歡將技術作為投資主題。

問:我們討論過的幾個主題都有安全問題。一個突出的例子是物聯網,它擁有巨大的制造潛力。同時它也擴大了安全威脅,因為“壞人”會找到更多的切入點。我知道你也關注安全主題,但是你如何看待一個既定趨勢帶來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埃格斯:隨著工業4.0的采用,所有這些東西都會連接起來。這些東西可以是百萬美元的機器,也可以是微型傳感器,但它們都是相連的。一旦它們被連接起來,它們就代表了一種安全風險,因此你必須以一種與傳統IT企業不同的方式來考慮安全性。

所有這些都創造了新的機會。這就是為什么你要在其他投資者關注之前,盡早進入某個主題并試圖理解它的原因。當你其他眾多投資者共同投資的時候,你可能無法在風險投資中賺錢。只有當你先于他們投資的時候,你才能賺到錢。有時候你會看起來很傻,但當你做出正確選擇的時候,你會被視為非常聰明,才能給你的投資者帶來巨大回報,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問:你談到了不去尋找公司,而是選擇投資主題或趨勢的方法。一旦確定了一波技術浪潮,在決定投資哪一家公司時,你有什么標準?

埃格斯:一旦確定了某種技術浪潮,我們會嘗試繪制出生態系統,以準確地確認人們的立場。我們試著在生態系統的每個元素上押下賭注。有時,我們甚至會押下重復性的賭注。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主題的增長,這些公司將變得缺乏競爭力。你試圖繪制出生態系統并建立一系列公司。

當我們看到這些公司的時候,管理團隊的能力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我們還研究了該公司的核心技術以及它的防御能力。但說到底,管理團隊是我們看中的首要因素,因為在一個市場中,你的主題會導致快速顛覆,它會歸結到一個團隊是否能將這些點以最快和最好的方式連接起來。

問:大約18年前,你與他人共同創立了光速創投公司。我很好奇,考慮到你的職業生涯和你的經歷,這個想法的起源是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創造了這個機會?你覺得光速創投公司的獨特之處是什么?為什么那個時候你覺得時機是正確的?

埃格斯:我和伙伴們在2000年初創辦了公司。我們在90年代后期一起工作,有些人已經積累了投資泡沫的經驗,這是一個瘋狂的時代。在2000-2001年危機發生時,風險投資枯竭了。電信和其他投資于互聯網的核心部門也陷入停滯不前狀態,這導致行業萎縮。

我們環顧四周,發現:“嘿,我們在90年代末始終在做B和C輪融資,那時我們是30個參與A輪融資的團隊之一。”現在,很多專注于A輪融資的團隊都以這樣或那樣的理由放棄了市場。我們找到了一個機會,可以為早期創業投資房地產,我們說:“我們去做吧。讓我們創建一個偉大的早期風險投資公司。”

我們通過專注于企業和參加很多早期交易來壯大自己。我們的第一個大熱門是Riverbed,我們在A輪融資中表現出色。這對我們來說是個不錯的回報。從那時起,我們開始更多地投資于企業公司。從那以后,我投資了像Nutanix和AppDynamics這樣的公司。然后我們說:“如果我們要建立一家偉大的公司,我們也必須投資于消費(技術)。”

因此,我們在2000年中期建立了相關業務,并再次招人。杰里米·劉易斯(Jeremy Lewis)是我們的偉大投資者,并在那時幫助建立了團隊。在消費者領域,一切都與值得關注的交易有關。直到最近投資Snap,我們才知道這一點。現在,我們覺得,我們擁有良好的平臺和強大的早期企業投資經驗,而在消費領域也有很多值得注意的交易。

 

問:你和你的搭檔如何劃分主題?你個人如何決定你要集中注意力的地方?

埃格斯:這自然是基于人們的興趣,因為當人們對某個領域充滿熱情時,通常會更有動力。通常情況下,這個團隊有15個合作伙伴,我們可能有兩三個人同時審視某個特殊領域。他們開始關注一些公司,并對它們進行評估。接著,我們決定盡早學習投資以了解這個主題。有時候,隨著主題的發展,我們會給團隊增加更多的合作伙伴,有時候則會減少這個數字。

  • Copyright 2006-2019 廈門興銳達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09004379號   本站訪問人次  次
  •     
關閉
浙江快乐彩12选5破解